张小龙2018年微信公开课演讲之个人总结

看了一下张小龙的2018年微信公开课,我只能说太崇拜他了。从用户层面引发对产品设计的思考,从云端轻轻俯视着那些业界习以为常的伎俩和套路。有人说微信的情况,有人说微信的克制,在我看来,这其实是一种不可名状在掩饰自己的不懂。在去中心化的今天,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思想,而不必非要成为别人的样子。

产品观概要

我没有想把整个演讲的全文进行梳理,这个图只是罗列了一下我感兴趣的部分。

从微信产品谈犬儒主义

2018年开年,我对犬儒主义这个词感受非常深。从愤世嫉俗到玩世不恭,我深刻的感觉到自己和周围的人,都不同程度的患有犬儒病。
也许是2017年,这一年工作下来的体会是,自己逐渐意识到犬儒心理的存在,并试图去改变自己身上的犬儒主义和中庸之道。

我感受到:

  1. 挑人毛病,吹毛求疵是很容易的,提出合理的建议,才体现独立思考和对问题本身价值的重视
  2. 口头上说要解决问题,心里面却给不出肯于跨出一步的建议,这种拖延行为,感觉上是谁也不推辞,实则让别人窝心,让自己麻醉
  3. 装作是什么大道理都懂得,用现实窘境去麻痹自己,不去抗争,反而嘲讽,放弃希望,嘲笑希望,这可笑也可悲
  4. 从中国传统思想到中庸之道,很多人标榜自己懂得忍让处世、吃亏是福、随遇而安、难得糊涂,讽刺别人斤斤计较、小肚鸡肠,实际上是毫无原则和立场,精致的利己主义
  5. 父母长辈感觉年长便阅历沉淀有感触,缺少对年轻人设身处地的思考;年轻人极端理想主义,对现实充满愤怒,容易激进不听劝导,缺乏理性和独立思考

那这些和微信、张小龙又有什么关系呢?
电影里说,小孩子才分对错,大人只谈利弊。张小龙在谈产品的设计与取舍的时候,说微信要做的是对的事情,对用户来说有价值和尊重的事情,所以上线新版本看上去都是很微小的修改,实际上舍弃了很多已经做的工作。这一点,我身处在相关行业中,感受尤为突出,很多场景为了流量和交易,不得不做一些符合利益,但有损长远的事情。这是现实。现实要生存,要挣钱,但是近利的路径看上去有些狭隘,偏颇了难以回头。
说到各平台的年度回顾,张小龙说刻意让用户感动,也是不尊重用户的。有时候自己碰到了难处,也会有伤心难过,年纪再轻一点的时候,妄图哭个痛快,强迫自己宣泄负面情绪,感觉特别累。刻意去催化某种感情,刻意去诱导某种心理,这真的是别有用心的行为,像是生活中办信用卡遇到的销售伎俩(夹杂各种感情牌和道德绑架),让人厌恶。我其实感觉,支*宝的年度账单是一个挺创新的产品,不过2017年的用户信息默认许可的产品形态,也是从利益本身出发而没有尊重用户的权利,对于这一类产品来说,需要做的一点是“克制自己”^_^。我想到身边有过一个产品经理,也曾经想做年度账单之类的东西,简单的照猫画虎、形态搬移,想起来这种跟风的产品形式确实很毒,盲从缺乏独立思考,这个例子算是警示自己吧。
张小龙,一个神秘色彩的程序员,一个富有理想的产品经理。你可以看到那种独立的对人性心理的洞察。不是说理想主义不好,只能说要有理想并坚持去实现,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需要理性的判断和笃定的坚持,这才是走出犬儒主义和中庸之道窘境的一条路。